马鞍山文明网首页 » 道德建设 » 正文

马鞍山善厚镇陈寿云:终生未娶不言悔 抚养兄弟显大义

2017-11-16  马鞍山文明网

陈寿云兄弟四个和母亲合影 图片来源:王智银

  俗话说,长兄如父。在善厚镇周边一带,只要提到“大义哥哥”陈寿云,可谓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40多年来,陈寿云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,超负荷地背负着家庭沉重的担子,面对生活的崎岖坎坷,面对人生的风霜雪雨,亦兄亦父,终身未娶,不言愁、不言悔,挺起男人坚强的脊梁,至始至终站在母亲的前面,把3个兄弟抚养成人,并陪读12年,将4名侄男侄女送进大学。走近陈寿云,听他讲述过去的故事,平淡中显侠义,平凡中见伟大。

  父亲早逝——“大不在了,这个家还有我呢!”

  陈寿云家住善厚镇皂角村青阳村民组。父母养了4个儿子,陈寿云排行老大。1972年,正值壮年的父亲陈吉德被查出罹患淋巴结。为了给父亲治病,陈寿云和母亲李帮兰带着父亲辗转合肥、上海等多家医院求医问诊。然而,虽经治疗,怎奈父亲病入膏肓。次年秋后,年仅42岁的父亲怀着万分的眷顾撒手人寰。这一年,陈寿云才19岁,大兄弟陈寿华12岁,二兄弟陈寿富9岁,三兄弟陈寿贵才5岁。陈寿云至今难以忘怀,父亲弥留之际,眼睛一直睁着。他知道,父亲“眷顾”的是四个未成年的孩子,自己这一走,家里的顶梁柱倒了,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?

  出殡那天,陈寿云领着3个兄弟披麻戴孝跪在父亲的灵前。看着悲痛欲绝的母亲,再看看哭成一团的兄弟们,陈寿云悲从心来。他擦去眼角的泪水,在父亲的灵前默默起誓:“大,你安心走吧,你不在了,家里还有我呢,我一定会把3个兄弟抚养成人!”

  忍痛割爱——“为了兄弟,我不能拖累你啊!”

  常言道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。由于兄弟众多,陈寿云10岁放牛,13岁走村串户拾粪,16岁就成了整劳力跟着父母早出晚归挣工分了。父亲逝世后,陈寿云自觉担起支撑家庭的重担,一边照顾年幼的兄弟,一边与母亲在队里上工。“我要兑现在父亲灵前的承诺,一定要把3个兄弟带大。”采访时,陈寿云时时讲起这句话。年轻时的陈寿云生得眉清目秀,看着村里的后生谈婚论嫁,母亲也张罗着要为他提亲。陈寿云说:“妈,你别把心思放在我身上,3个兄弟不成家我是不会娶亲的。”

  大集体时,乡下经常放映露天电影,陶店鲁村有个姑娘与陈寿云相识,她时常看到陈寿云肩上扛着小兄弟,一手还搀着一个兄弟在看电影,对陈寿云很同情,情愫顿生。有一天晚上看电影时,姑娘主动表白:“我不图你富,不嫌你穷,就图你有个好心肠。”陈寿云真诚地说:“你的心我知,你的情我明,但是为了兄弟,我不能拖累你啊。”陈寿云的婉拒让姑娘百感交集,后来这位姑娘含泪远嫁到全椒。

  长兄如父——“兄弟们不成家,我是不会倒下的!”

  为抚养兄弟,陈寿云封闭了五尺男儿的情感,也彻底斩断了娶妻生子的念想。一转眼,大兄弟陈寿华到了成家的年龄。虽然周边村庄的人都知道陈家的境况,一母四子,艰难度日。但人心都是肉长的,

  有人感叹道:“陈家女人,丈夫走了没嫁汉子;陈家长子,为了兄弟终身不娶,单凭这样的家人和家风,女儿嫁过去也没亏吃。”正是有了一位坚强的母亲和大义的哥哥,陈寿云的3个弟弟虽历经周折和磨难,但最终都娶妻生子、成家立业。这期间,哥哥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3个兄弟都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  在农村,传统的观念根深蒂固,结婚或多或少要收取一定的彩礼 。三兄弟陈寿贵提亲时,家里已是债台高筑。那年冬天的一个夜晚,天空飘着雪花,陈寿云冒着凛冽的寒风赶到集镇上一户人家拿“追子钱”(高利贷),人家感念陈寿云的大义,将利息降到最低。回家时,大雪封路,难辨东西。陈寿云一时失了方向,在雪地里转来转去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最后,他转到父亲的坟前,定下心来一连抽了几根烟。他含着泪告慰父亲:“大,寿贵也快结婚了,我的任务也快完成了,你指引我回家吧-----”当陈寿云深一脚浅一脚回到家时天已经亮了。三兄弟抱着哥哥嚎啕大哭。陈寿云安慰道:“你们不成家,哥是不会倒下的。”

  伟岸背影——“你们都大了,大伯死也笑着死!”

  在陈寿云的影响下,兄弟之间、妯娌之间和睦相处、亲密有加,这么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红脸争吵之事。兄弟们相继成家后,侄男侄女们也纷纷长大了,陈寿云面临着一个更重要的“任务”——陪读。3个兄弟共养了4个孩子,初中毕业后均以优秀的成绩考进县高中。“那年志龙上高中,我和寿华为陪读的事一筹莫展,寿华要接工程,家里的责任田要做,我们去陪读,家里就断了经济来源。这时,哥站出来了,他说,你们做你们的事,以后陪读的事叫交给我了。这些年来,我哥就像父亲一样,不知为我们几家付出了多少。”提到陪读的事,大弟媳妇语音哽咽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自2005年至2016年,陈寿云在县城呆了12年,4个孩子次第陪读,一个孩子陪3年,直到去年最小的侄女高考结束,他才背起行囊回到家里。如今,大侄子陈志龙大学毕业后考在县财政局工作,二侄子陈飞大学毕业后在无锡某天然气公司,三侄子陈宇大学毕业后考在当涂县审计局,侄女陈颖现就读铜陵学院。

  陈颖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哭了,不是录取的激动,而是感动于大伯这几年的相陪相伴。陪读时,叔侄两人时常为一块肉片推来让去,其情其景甚是感人。陈颖记得,陪读3年,有多少个夜晚,下自习时,她总是看到大伯蜷缩着瘦弱的身子蹲在校园门口等着她。到铜陵学院报到时,她抱着大伯的胳膊泣不成声。陈寿云老泪纵横,嘱咐侄女:“你读大学了,大伯不能陪你了,一人在外要好生照顾自己。你们一个个长大了,大伯死也笑着死了。”上车后,陈颖才发现,大伯不知何时在她衣袋里塞了500元钱。

  落日余晖——“家里有我,我陪我娘度残生!”

  3个兄弟相继成家,4个侄男侄女也如羽毛渐丰的小鸟一般飞了出去,陈寿云人到暮年。常言道,老儿子、长孙子,老娘的命根子。本来母亲是跟着三兄弟陈寿贵过的,陈寿云考虑到他们要打工挣钱供侄女读大学,负担较重,就提出要照顾老娘。他对几个兄弟们说:“妈有我照顾,你们忙你们的。”今年85岁的母亲在陈寿云的呵护下身体很硬朗,除了听力和视力不太好,别无大碍。

  40多年来,陈寿云为了家庭,为了亲情,像一根蜡烛,燃尽了自己,温暖了兄弟,他的大义之举不仅感动了所有家族亲属,也感动了周边四乡八庄的村民。在善厚,只要一提到“陈寿云”,人们总是赞叹道:“是个汉子,像个哥哥!”(善厚镇 王智银)

责任编辑:陈慧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