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鞍山文明网首页 » 道德建设 » 正文

许其兰:守诺照顾婆婆的好媳妇

2018-09-18  马鞍山文明网


许其兰照顾婆婆(右一) 图片来源:马鞍山市文明办
  俗话说,多年的媳妇熬成婆。可是,对善厚镇善厚集社区沈庄自然村的许其兰来说,她注定要扮演一生一世的媳妇角色。95岁的婆婆孟世英在她的精心照顾下,至今身体硬朗,思维清晰。然而,在许其兰满是皱纹的脸上却写满了生活的艰辛和岁月的沧桑。
  许其兰是根生土长的善厚人,19岁嫁到善厚集社区,丈夫汤义仁是家中唯一的男丁。汤义仁性格耿直,为人仗义,自年轻时就担任生产队长。但因为是独子,脾气有点暴躁,时常“顶撞”母亲。许其兰明里不说暗里劝:“真是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,你爸30刚出头就离世了,你妈吃尽辛苦把你养大,你在言语上要对她温和一些。”其实,许其兰知道,丈夫是刀子嘴豆腐心,心肠软着呢。
  常言道,儿多母苦。婚后,许其兰与丈夫养育了四个儿子,大集体时靠工分吃饭,丈夫又是生产队长,啥事都不能拖他的后腿。无论春夏秋冬,丈夫哨子一响,许其兰就得第一个下田,四个孩子全靠婆婆一人照顾。夫妻两人养育四个小的一个老的真是吃尽了苦头,起早贪黑出工下地,披星戴月洗衣浆裳是许其兰多年的生活节奏。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儿子相继娶妻生子分家单立门户,许其兰和丈夫身上的担子才轻松一些,夫妻俩专心侍候老娘,想着凭借自身的余力积蓄一点,将老娘好生照顾,有朝一日送她百老归山应该不成问题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2007年,丈夫汤义仁自感身体不适,进医院一查,许其兰惊呆了:肺癌晚期!丈夫是家里的顶梁柱,丈夫不能倒!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医好丈夫的病!虽经多方医治,怎奈丈夫的身体病入膏肓。2008年秋后,丈夫自知时日不多,弥留之际他断断续续托付道:“其兰,我走后——老娘就靠你——照顾了——老娘一生就养了我一个儿子——为她养老送终就---就托付给你了——”丈夫临终托母让许其兰悲从心来。她强忍着悲痛一字一句承诺道:“娘是你上人,也是我上人,只要我有一口气,我就陪她慢慢变老。”
  丈夫病逝后,照顾婆婆的担子就落在许其兰一人身上。那一年,婆婆85岁,许其兰65岁。老年丧子对婆婆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,她的双眼几近失明,除了胃有点毛病外,婆婆的身体尚无大碍。许其兰的四个儿子均有各自的家庭,儿孙们均在外地打工,很难照顾到年迈的奶奶。想到丈夫的临终嘱托,许其兰就对婆婆说:“儿子不在媳妇在,妈,你放心,只要我不死在你前,我决不会让你冻着饿着!”
  春种季节,许其兰一人做着两亩薄田,儿子们都在外面打工,没人犁田耙地,她就与邻里人家换工,一日三餐记好了钟点及时赶回家做好饭菜,边吃边陪着婆婆唠嗑。夏天,婆婆不习惯空调的温度,许其兰让婆婆睡大床,她置一张小床睡在一边,请人在婆婆的帐顶上安上小电扇,一有动静,她就迅速起床,唯恐婆婆有什么闪失。冬闲时节,上午,许其兰搀着婆婆在门口晒晒太阳。年老的婆婆嗜好吃肉,许其兰就隔三差五上集镇上打上几斤五花肉做成渣肉,每顿蒸上几块,她自己一口也舍不得吃。下午,许其兰安顿好婆婆午睡,自己出门砍柴草,为了节俭,家里的液化气她很少动用。
  许其兰不仅患有“三高”、肌心炎,左腿年轻时落下的神经痛常常折磨她痛不欲生,但她从来不当着婆婆的面呻吟一声,实在忍不住时,她一人晃到户外坐在田埂上捶打着痛腿,回到家里还得强装着笑脸伺候婆婆。丈夫离世后的9年来,许其兰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天地为证,日月为鉴。一说起许其兰孝敬婆婆的事,村民黄传锁总是唏嘘不已:“这些年真是难为其兰婶子了,做媳妇做了一生,自己也老了,还要为婆妈养老送终,其兰婶子就是村里的一面镜子。”
  在长期的照料中,婆媳俩已行成了一种默契,婆婆心里想什么,牵挂什么,无须说出来,许其兰就能揣摩出来。沈庄离集镇不远,这些年送戏下乡活动较多,一些地方戏班子农闲时常来社区搭台唱戏。婆婆虽视力不好,但听力还行,每逢有戏班子来唱戏,人们便会看到这样一幕情景:媳妇背着婆婆,婆婆贴着媳妇的耳朵,婆媳俩一边赶路,一边谈着心。谈什么,不得而知。但人们总是看到婆婆的脸上挂着笑意。时间一长,就连唱戏的人也知道了此地有个媳妇背婆婆看戏的故事。后来,但凡有戏班子来,班主总要给这对婆媳留个好位置。每当许其兰背着婆婆进场时,全场的观众都要向这对婆媳行注目礼。有人说:许其兰背婆婆去看戏就是一幕最感人的人间喜剧。这个老人真有福气!这个媳妇真不差!(马鞍山市文明办)

责任编辑:陈慧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