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鞍山文明网首页 » 聚焦 » 正文

好妻子患难不离守护绝症丈夫11年 感动诗城

2017-12-25  马鞍山文明网

李水林在为老伴按摩 图片来源:季晨辰   

  “给你一张过去的CD,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,有时会突然忘了,我还在爱着你……”2017年11月底,马鞍山日报社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来信。该信出自花山区工商局退休干部陈培宝昔日战友之手,他说,今年10月的战友聚会中,他们的老班长、副营长陈培宝由于瘫痪卧床没有来报道,而是由他的妻子李水林代为赴约。爽朗的嫂子将老陈的病情,十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分享给大家,在场战友无不落泪。在近百位退伍老兵的嘱托下,这封信从大连发往马鞍山,转达他们对嫂子的崇高敬意,也希望这段相濡以沫的爱情能被更多人了解。

  横祸降临 丈夫瘫痪美满生活成泡影

  循着信件提供的联系方式,日报记者敲响了玉兰树林深处,陈培宝和李水林的家门。

  “快进来呀,屋里乱,不好意思!”李水林一面收拾着沙发,一面忙着拿水果泡茶。李水林今年68岁,脚步轻快,动作麻利。她身着红色夹袄,带着斯文的框架眼镜,眼角眉梢带着微笑。生活的重创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。

  一杯清茶,热气袅袅升起,李水林脸上带着甜蜜,回忆起他们的青年时代。

  陈培宝和李水林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,两人都是马鞍山市当涂县黄山乡陈家村人,两人是青梅竹马。1968年,陈培宝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,同村做民办教师的李水林,主动帮陈培宝的母亲往部队写信。

  赤诚的心意,娟秀的字迹,让不识几个字的陈培宝心动,他鼓足勇气托人回信告白。“老陈他人好,上进,3个月入团,10个月入党,1年就提了排长,十里八乡谁提起来都竖大拇指。”李水林抿着嘴笑道。恋爱后,她给陈培宝寄去了一本三角号码字典,在她的鼓励下,陈培宝操练闲暇就捧着这本字典,学识字、学文化,在部队里被评为学毛著积极分子。

  1974年,两人在老家举办了简单的婚礼,成为相爱一生的伴侣。李水林对爱情忠贞不渝,她始终认为:结为夫妻,就应当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,生则同衾,死则同穴。”婚后十多年的军旅生涯中,两人聚少离多,却感情深厚,一双可爱的儿女呱呱坠地,为这个小家庭增添了无穷的快乐。

  “这个是老陈抗美援越立的三等功奖章,这个是国庆二十周年他在北京参加阅兵的照片……”李水林将珍藏的羊皮小包打开,将爱人一张张黑白照片,磨边的证书、奖章和纪念章一一展示。顷刻,她的眼神黯淡了,“我们家老陈,是很棒的,他身体也是很棒的……”

  退伍后,陈培宝分配至马鞍山市工商系统任职。青年时代如流水匆匆过去,一双儿女成家立业,夫妻俩也临近退休,辛勤半生、奔波半生,他们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和希望。

  天有不测风云,2006年,李水林发现丈夫话越来越少,走路常摔跤。一家人相继去了南京军区总医院、北京协和医院、上海华山医院和瑞金医院等。经过多项检查,最终被确诊为中枢神经系统性病变多功能萎缩。

  这项罕见的疾病,目前全球患者不超过千例,治疗药品尚在研发或临床阶段,治愈先例无。这一噩耗,让李水林瘫倒在地,她不死心地揣着毕生积蓄奔走求医,“求求医生,让老头子住院,开点药吃,或者做手术,我想把他治好!”但得到的宣判结果都是“死刑”、“活不过几年”。

  病魔无情,丈夫的病情很快恶化,语言、肢体、排泄、免疫功能相继丧失,看到相伴多年,谈笑风生的丈夫变成了一副“活死人”的模样,她的心就像被刀子搅碎般。

  “把老头子带回家服侍吧。”历经数年的艰辛求医,李水林擦干眼泪,很平静地和家人交代。

  倾心护理 妻子用爱坚守承诺11年

  下午四点半,夕阳余晖温暖,李水林看了下挂钟,到了给老伴翻身的时间了。

  房间里温馨整洁,印花的被褥铺了两床,李水林掀开被子,将老伴僵直勾住的双腿翻过去,再小心移动他的头和身体,给老伴从肩膀开始自上而下娴熟地按摩敲打。

  床上的老伴,这时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。李水林赶紧奔到床头,双手摩挲着躺在床上的老伴的脸颊,在他额头上印下重重一个吻,“老头子,乖哦,我知道你难受,忍一忍……”她絮絮念叨。

  “两个小时就要翻一次身,帮助他活动循环血液。”李水林说,拍拍他的脊背,“好多瘫痪的病人,瘦得皮包骨头、皮肤生疮,你看我家老陈,躺床上11年了,身上还有肉,没有一处伤疤褥疮,我伺候得还好。”

  夏天每天洗一次澡,床单被褥勤换,两天洗一次头,两天泡一次脚,两个小时翻一次身按摩一次,每天吃五次流食,牛奶、鸡蛋、蔬菜、鱼虾、肉汤一样不少……这样精细到极致的护理,11年来基本是由妻子李水林一个人完成的。

  最头疼的是老伴大小便失禁,只能两天拿开塞露用手抠一次大便,小便用引流管及时消毒清洗更换。由于老伴身体完全蜷缩僵住,坚如岩石,抱他去大便的时候,好几次两人差点一起摔在马桶边。

  休息片刻,李水林就坐在床边,给老伴看过去的照片,讲他们年轻时候的事。近几年,她发现老伴的意识更模糊了,似乎,已经不太认识她是谁,只会没日没夜地痛苦呻吟,她很难过,但无计可施。

  每逢周末,儿女就会带着各自的孩子来家里团聚,片刻的欢声笑语让李水林欣慰,她说,儿子和女儿都是孝顺的孩子,但他们也有小家,有自己的生活,不想拖累他们。

  11年如一日的辛勤操劳和伤心忧虑,李水林的身体大不如以前,高血压、糖尿病、脱发、失眠……但她从来没有倒下过,每天像上了发条般精神抖擞。记者了解到,在她的日程表上,还有“每周去一次KTV”、“和朋友打会牌”这样的安排,“我不是喜欢玩,只是那一会儿,什么都不用想。”她解释说。

  “这些年,街坊邻居间,久病的老人陆陆续续走得就剩老陈一个,大家还有点羡慕我家老头子。”斑驳的树影下,她坐在他床前拉住他的手,望向他,眼神还像年轻时那般温柔。前半辈子,她仰仗他,后半辈子,他依靠她,她的愿望就是让他多活一天是一天。(马鞍山日报 季晨辰)

责任编辑:陈慧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