马鞍山文明网首页 » 我们的节日 » 正文

当涂传统年俗异彩纷呈

2017-01-11  马鞍山文明网

  新春佳节快到了,各地都用不同方式迎接新年,在皖江马鞍山的当涂,各种迎年习俗也是异彩纷呈。

  祭灶

  这是一个旧俗,分送灶和接灶两个阶段。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为送灶日,古有“君三民四”或“官三民四”之说,帝王、官宦人家二十三送灶,普通百姓二十四送灶。“送灶”要准备十二个(闰年十三个)灶粑粑(用糖做或糯米加糖做,说是让灶王爷粘住嘴、只说好话)及茶叶、米、香肠等物,也有准备用剪碎稻草当马料的。晚饭过后,家主在灶头贴上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红贴,供上灶粑粑、茶叶、米、香肠等物,尔后烧香焚纸放鞭炮,把灶老爷从灶前请送出门口,边走边撒茶叶米和马料。整个过程不断祷告,嘴里不断虔许灶王爷“上天言好事,下界保平安”。“接灶”在除夕年饭后进行,与送灶相比,程序上不同的是从门口把灶王爷请回厨房灶前,主妇还得前来叩拜。

  祭神

  农家传统过年习俗中,祭神是少不了的一项重要活动,在祭祖和年夜饭之前,可以说是“办年”的开始。大年三十午后三四点钟,一切过年的东西准备就绪,家主会带上猪头等供品,带着鞭炮和香来到村里的土地庙,上祭供品、焚香、祭拜、祈祷,以感谢神灵过去一年的庇佑,祈祷神灵新的一年保佑平安、幸福。大年初一清晨,子时一到,人们也会到村上的神庙去祭祀,没有别的神庙可去的,就再去土地庙祭祀。去庙里烧香,人们一般会争抢第一个,争当所谓“烧头香”的人,说是谁抢到了烧头香,谁家就会一年走好运。

  祭祖

  祭祖仪式是在“祭神”之后,“年夜饭”之前的一项迷信旧俗,也是感念亲人、对先人寄托哀思的一种表达方式,程序尤为讲究。仪式前,先将八仙桌摆放在正堂中央,临门一方摆上香案、蜡烛、酒壶、茶壶,其余三方各摆两副碗筷、酒杯、茶杯,桌子中央分两排横列摆放三荤三蔬六个菜,桌前门口的地上放着蒲团“拜席”。然后仪式开始:首先,家主点上蜡烛,焚香到门口屋外祭拜,并念念有词邀请各位祖先前来入席过年;其次,先倒茶、磕头、再倒茶,稍会斟酒、磕头、再斟酒,稍后装饭,再稍后再倒茶,尔后磕头、请先人们吃好、喝好,最后移凳请祖先离席,送至门外并燃放鞭炮。其间,门口不得有禽畜走动,人员不能随意走动,以免惊动祖先,所有家人必须一一到桌前跪拜。最后,主人还要到村口或坟前烧点冥纸,供先人们享用。于此同时,主人还要弄点饭菜到水边抛洒,以安慰孤魂野鬼。以上仪式,也有备香案或拎东西到坟前进行的。除此之外,当年倘若曾有长辈过世的,新年的正月十五,家人还要自制灯烛到坟前去点蜡烛“张灯”。

  颂春

  过去,新春头几天或立春之日,乡村人家都会迎来“颂春”者。这是一种以说唱为主的表演形式,俗称唱“见样歌”。颂春人一般系家传亲授、曲调独特,以一人单独成行居多。颂春时,颂春者手持二胡、快板或小锣等民族乐器,一边说唱一边伴奏。说唱内容开头主要是以辞旧迎新,新春吉祥等唱词作铺垫,后面的内容则灵活多变,见到老人唱长寿,见到孩童唱聪慧;见到堂前双喜唱百年好合,见到黄、绿(孝)春联唱孝子、思亲;见到新屋唱华堂,见到牲畜唱兴旺……总之是随机应变,依情依景,见什么唱什么。唱得家主满意,一般都会赏喜钱,察言观色唱出主人心思的则能得到重重的赏钱。

  净年

  为了过一个干干净净的新年,进入腊月就要“掸尘”, 掸尘越早越金贵,正所谓:“初七掸金、十七掸银、二十七掸尘”。到了大年三十,每户人家都要把院落再打扫干净,人人理发洗澡,换上新衣;把门上的旧联、墙上的旧画拆下换新;将要吃的菜该煮的煮、该洗的洗干净、该装盘的装盘;傍晚将水缸盛满,并煮上满满的一锅年饭(带第二天吃)。第二天,即大年初一不用淘米、不用洗菜,不动刀和剪、地上不洒一点水;洗漱用水及剩茶水全部用桶盛装,洗锅水倒进猪水缸喂猪;一天不动笤帚扫地,以免乌烟瘴气,对客人不敬。总之,要保证大年初一整洁一新。

  贴春联

  贴春联也称“办年”,是继除夕拜神、祭祖之后,新年序曲的真正开始,春联一贴意味着新年已经到来。

  贴春联必贴“花钱”。“花钱”(也有称“钱红”的)是一门剪纸艺术的体现,一般都剪刻有花、鸟、鱼、龙、生肖、灯笼等吉祥图案,配有“春节”、“新年好”、“庆丰收”、“吉祥如意”、“国泰民安”、“花好月圆”等祝福词语。大概是因为数字开头“1”是单数的缘故,“花钱”只贴单数,以五张居多。“花钱”一般贴在门楣之上、横批下方。农家窗户、稻仓、猪圈、大树、灶堂及大件农具、贵重家具,往往也贴上一张“花钱”及“春”、“福”等字。

  贴春联有先后顺序的讲究。就单个门而言,一般先在门上贴上春联,再在门楣上贴“花钱”、横批,最后在横批上方的正中位置贴上一个“福”或“春”字。“福”字有故意倒着贴的,以讨别人说“福到了”的好口彩。就一户农家来说,贴春联一般由内而外,先贴正堂,再贴房门、后门、厨房,然后在灶头上贴上“吉星高照”、在稻仓上贴上“五谷丰登”,在猪圈、鸡舍贴上“六畜兴旺”……贴春联,按顺序放在最后“压轴”的应该是正屋大门,大门贴好后才能鸣炮“办年”。此时把大门合上,不再串门,一家人开始吃年夜饭、关门守岁守财,再度开门便是焕然一新。

  贴春联在时间上也有说法。一般贴春联都在傍晚,春联贴好后,关门过年。由于过去春联贴好后不再串门,讨债的也不作兴上门。于是,有的穷人家为了躲债,上午就早早地把春联贴上了。慢慢地,有的过去相对贫穷的村落形成了上午贴春联的习惯。

  贴春联还有颜色之分。新春期间,走在乡间,你会发现除了基本一色的红色春联、“花钱”之外,还会偶尔看到黄色、绿色的春联。那是因为“每逢佳节倍思亲”,人们在春节期间用春联的颜色区分,来寄托对逝去亲人的哀思。按照习惯,亲人去世后的第一个春节贴黄色,第二个春节贴绿色,到了第三个春节再回到红色。

  拜年

  如今拜年的方式有贺卡拜年、电话拜年、手机拜年、网络拜年等多种多样,而传统的拜年只有走动拜年一种,且大有讲究。拜年的礼包“轻、重”一般人不太计较,但背包内一般要带一对(条)糕,背来背去以示“高(糕)来高(糕)去”、年年登高之意,回头还要放回点礼品或其他糖点、花生等物,以示收获而归。拜年最讲究的则是拜年的先后顺序。一般是先宗族,次舅父,再师父、后岳丈,尔后是姨婊亲等;于是,许多人就形成了年初一拜同宗长辈、年初二拜舅父、年初三依次类推的拜年习惯。拜年见面的具体形式:大人以作辑问好为主,孩童则要叩头跪拜。一般做长辈的被请到堂前端坐,面前地上摆放着稻草编织的蒲团,俗称“拜席”。孩童向长辈们问安后,边在“拜席”上向端坐者叩头跪拜,边祝愿长辈健康长寿。周围人一般拿孩童逗乐,做长辈的则要给孩童押岁钱。这便是真正的“拜年”了。

  欢团茶

  这是新春招待人的第一杯茶,说是茶其实并无茶叶,而是由“欢团”、“咬头”和糖组成的一杯糖茶。“欢团”是以糙米、糖稀为原料,用杯(小碗)抛制的一种球状食品,以取“欢欢喜喜”、“团团圆圆”之意;“咬头”是指枣子、花生仁、桂圆等耐咬的干果食品。“欢团茶”用开水一泡,糙米自然散开浮上水面,“咬头”则沉入杯底,喝起来既不觉烫,还又香又甜。“欢团茶”喝上一半,主人一般会来加点开水,俗称“添财”。“添财”时,主人还会说吉利话,祝饮茶者一年里“发财”、“升官”、“学习进步”等。饮茶者一般喝到杯底才能将“咬头”吃掉,以示一年到头、从头到尾都丰衣足食。(当涂文明网)

责任编辑:何洁茹